桃夭

是逗比不是蠢比

【瓶邪】囚人.3(正面)

啊呀感觉自己写得很差,设定大部 分迷团是到后面解开【大概】,所以现在觉得奇怪的地方请无视……


第三章.吴邪
吴邪感觉自己一定没睡醒,昨天已经接受了现实,今天这又是搞什么节奏啊!听说人悲伤之极容易产生幻觉。但是虽然小爷很倒霉,却一点也不悲伤,乐观积极的面对……好吧,吴邪承认自己有些焦虑,但是决对不会产,生,幻,觉!
让吴邪纠结半天的是一袋早餐。他一醒来就发现一个袋子出现在他身边。原本以为是风吹过来的,但是……里面既然有两个面包和一盒蒙✘牛奶。呜,被发现了吗?虽然这是早料到的事,但这也末免太快了吧,好吧,吴邪承认自己从末做好防备。
最终吴邪还是吃了早餐。送早餐这种事情,肯定不是四爷那帮人会干的事情。也不可能是三叔,如果是他,估计把这栋屋给炸了也要救吴邪出来……想想吴邪就放心了些,毕竟自己现在是"笼中鸟",那个人如果想要他死有千百种的方法,根本不会给他带早餐的。虽不知对方是敌是友,但是吴邪至少确定对方现在暂时不想伤害他。吴邪几乎可以肯定对方是住在隔壁大楼最高的那户了,那地方是监视他最好的地方了。
吴邪敢肯定,四爷既然放心地将他埋在这人的眼皮底下,说明这个人并不简单。而且在这种四周都是那种刚建成几年的现代楼中,却突兀的有一栋石头屋,难道不奇怪吗?
不过话说, 刚才再咬下面包的一瞬间,吴邪突然想到"投食"一词……一定是错觉啦!

【瓶邪】囚人第二章

囚人分为正反两面,正面为吴邪,反面是小哥。由于是伪悬疑,先更正面吴邪版,并不是第一人称的说,文的本意是正面制造悬疑,反面解决来推动情节【报社【大概

第二章.吴邪【过渡段】
第二天,吴邪醒了过来,眼前的景象让他有些反应不过来,在做梦?不是,这是真的。
没有熟悉的卧室,没有楼上熊孩子吵闹的呼喊,没有邻居王胖子敲门蹭饭的声音……唯一庆幸的是自己的父母现居国外,不会知道他“死”了。二叔三叔短时间也不会知道。太大意了,吴邪想说那老家伙怎么会那么容易被骗呢。呵,幸好小爷机智,否者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吴邪的思绪恍恍惚惚又回到那个情景,三叔的那个手下王八邱向上面的奇怪说辞,三叔越变难看的脸色,以及不明情况的自己心怀热血……现在想想这只不过是打击自家三叔的圈套罢了,自己便是他们的第一目标呢。
不可以回去,不能让他们再利用了!吴邪决定将“死人”的角色扮演好,不过即使想回去也不可能了。
无论如何,能称多久,就称多久吧。吴邪惊奇的发现天台上既然有种植物,虽然有些枯死了。但是最令他称奇的是天台上既然还种着小时候跟着狗五爷回家时看到的葫芦。不错的,天台的一角的有个由木头架成的棚子,上爬满藤蔓。藤蔓上挂有或大或小的葫芦,绿油油的织成了一片,既让他感到一片生的希望,还不能放弃!
最重要的是吴邪还发现了一个水笼头。当他把红色的锈水放光后,一股清流喷到他手上……当然经常停水,这就是后话了。
吴邪的晚餐十分简单,用随身上的瑞士军刀主刀硬把葫芦切成几块,然后用瑞士军刀的打火机尽量将葫芦烧熟了它们。吴邪很庆幸,还好他有天心血来潮,买了这多功能瑞士军力,平常没什么用,关键时候还能走作用啊……
TBC

【瓶邪】囚人

食前阅读

读前先说明一下,希望亲能看一看,文中会提到的石头房,细节党别说不信啊,我爷爷奶奶去年因为他们家要装修就搬去租那种石头房一阵。

说实在我那时候还挺担心的,我们这虽是小县城,但这种石头房已经很少见了,而且墙上还用红油漆写了什么危楼勿进之类的。不过老人家省钱,也对这种房子感到熟悉,就住过去了。好在我们家的亲戚都经常去看看坐坐,我当然也不例外,所以文中危楼的设定大部分都来自这里。

其实如果它安全些还是满棒的,看文时别说我亏待小三爷啊!不是谁家的房子顶层都可以既当天台,又当菜园花园的。而且夏天到楼上很凉爽,除了蚊子多了些T^T

然后房子的具体设定我就不多说了。

其实这篇文是我用来报复《鲁滨逊漂流记》的,我复习这个复习的要死要活的,结果月考语文名著考《水浒传》!!!整个人都不好咩✔



本文又名小三爷漂流记,囚禁play,偷窥XXX天,一个逗比引发的血案【具体是谁你猜】,闷油瓶不得不说的怪癖【这些都什么鬼】

我就是报社的,细节别较真⊙▽⊙





引子

这一天的夜晚注定是不平静的。“四爷真的要把尸体堆这儿吗?这里是居民区啊。” “放心,这里可不是普通的居民区,这里可是他的地盘。”“啊,什么!”

天上,遮住月亮云层逐渐散开,月光照在几个人身上,众人一副十分吃惊的样子,只有为首的领头人不慌不忙。“这石头房的入口早被封得严实,需要工具才能上去,他们不会发现的。”领头人说完就令众人赶紧办事。

这一晚,每个人心里都揣着不同的心思……
.正面.

第一章.吴邪

A市的早晨下了场大雨,似乎在谁悲歌。雨冲刷着这片土地,路上几乎都没有人或车,他们全都不约而同的赶去避雨。然而在一个让人遗忘的与城市格格不入的石头房屋顶上,有件奇怪的事正在发生……

吴邪恢复意识了,雨水肆无忌惮地打在他身上,将他身上的泥土一点一点地冲掉。雨水打得吴邪根本就睁不开眼,动弹不得,他索性闭上眼,洗了个雨水澡。这雨来得快,去得也快,吴邪睁开眼开始打量这里。这里居然是老式的石头房,而且像这么高的石头房已经很少见了,这石头房既比旁边的现代楼只矮了一层。等等,这里是居民区?这么老的石头房隔壁既是一栋看起建成没多久的现代楼。“开方商不会有毛病吧。”吴邪忍不住吐槽,并开始拎干自己身上的雨水。

不对,这老家伙不会这么蠢,里面一定大有文章,该不会有人在附近监控吧!吴邪紧张起来,左看右看,发现只有隔壁最高楼才能看见自己。他抬头往那个方向望去,没什么特别的,一定是自己想太多了,说不定这年头抛尸不容易呢?况且他还知道自己的身份,抛尸在山上,树林里反而更危险。

不过,自己现在该如何是好,作为一个死去的人,现在待在这里最安全,而且这楼……吴邪走到天台门口,发现被水泥给封住了,没戏了,难怪老家伙要选这个地方呢,万无一失啊!

TBC

论三流捉妖师的“日常”5

5
吴邪从没有去过自家阁楼过,吴老狗曾经立下家规,不能靠近阁楼半步。
吴老狗说的话,没有人敢不听。吴邪还记得自己小时候,自家三叔有次为了设阵杀了吴老狗的一条黑狗,取得黑狗血的下场……所以吴邪小时候就算在怎么好奇,也会乖乖遵守吴老狗定下的奇怪的规定。
吴邪一人站在阁楼木门前,深吸一口气,打开了门。没有想像中的尘土飞扬,请必是王盟经常来打扫。阁楼里堆藏最多的就是书了,然后是各式各样的符咒,应该是当年吴老狗退隐后收在这里的。吴邪随手一扬,念了个诀,一本书就出现在他手上。如果被吴三省看见一定会骂他败家,这诀是吴三省教他的。作用大致是在寻找躲藏在人群中妖怪,很废灵力,吴邪却用他来找书,不过吴邪表示自己灵力多,任性。小三爷把书翻来翻,“就是它了。”他记得三叔嘱咐他说要给麒麟输灵力来着。
当吴邪回到书房时就看见麒麟乖乖的再等他,真是好孩子,比驴蛋蛋乖多了,嗯他一点也不想回忆每次见到驴蛋蛋那家伙舔了自己一脸口水的事。
吴邪依照书上说的脱掉白上衣,露出胸口外墨色的花纹,然后把麒麟抱到怀里,开始念咒语,吴邪的记忆力不错,虽然第一次尝试,但是很成功。当吴邪念完最后一个字时,发现自己胸口上的墨色花纹变淡了些,然后就感到天晕地转,往后倒去,好在一只手把他扶住了。小三爷抬头望去,口胡谁能告诉我这个红果果的帅比是谁?吴邪下意识的脸红,不敢抬头去看他。好吧,只有一种可能性吧。真是没用啊,吴邪,明明都是男人害羞个什么劲啊,吴邪心里暗骂自己。终于抬头问道“麒麟?”妖如果灵力足够就能化为人形这个设定吴邪还是懂的。
“……是我。”卧槽,这充满磁性的声音再加上那像黑洞一样能把人吸进去的眼眸,吴邪感觉脑袋“咔”的一声短路了,直盯着麒麟看,麒麟不客气的回看。最后是屋外王萌的脚步声打断了他俩的“深情对视”。于是吴邪马上反应过来,把他脱下的白上衣往麒麟身上盖去。不知由于吴邪在着急还是太紧张了,反正等他反应过来发现自己是扑到麒麟身上,这个体位不太对啊!
然后王萌萌推开了门,时机抓得正好。“老板,解家……”接着王盟就看见自家老板赤着上身被一个全身赤裸【虽然用吴邪的上衣遮着】的男人抱着的春光泛滥啊呸,惨不忍睹的一幕。“咚”的一声,王盟迅速把门关上。“花儿爷我们还是到楼下等老板吧。”听着渐渐离去的脚步声,吴邪干脆把头整个靠在麒麟胸前。完了完了,小爷的一世英名啊,现在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啊!
吴邪认命的从麒麟怀里爬起来,正想着如何给楼下两位解释时,突然一把被人拉住。“吴邪,”麒麟依旧是那淡定的表情“我们的事情还没做完。”麒麟一看就是个闷游瓶,吴邪早在心里给他定义为不爱说话,突然听他说了这么多个字,吴邪的第一反应是,卧槽难道是我定义错误?
第二个反应才是:等等,什么事没做完?!
tbc
小花已上线,王月半还会远吗?

论三流捉妖师的“日常”4

4
吴邪想不自己有生之年既能看到真正的麒麟。吴邪从小喜欢古物,而麒麟作为瑞兽,自然是经常出现在古物上,所以当看见麒麟第一眼时,他便认出来了,虽然见面的过程有些……奇怪。
谁知道当他在门口看到自家三叔的得力助手潘子和支离破碎的结界碎片时是什么心情。等等,王盟你不认识潘子了吗,才不见多久啊!打电脑打得都傻啦。当然吴邪不知道王萌萌对此表示很无辜,他刚才明明是看见一个和老板些不多高的黑发小哥割破了自己的手指,再用自己的血破解三爷结界。最要命的是那小哥似乎看了一眼,既让王萌感到一股强大的压力,这是强者对弱者的震慑力。只是这么一眼,就让王盟败得彻底,故他连对方的气息都没有感应,就急忙通报老板了。但是老板既然没问,王盟也不打算说了,毕竟这并不是什么好的回忆,而且潘子似乎对此也不想解释什么。
潘子对于结界表示这只是个意外,便进入正题。事后吴邪表示太可疑了,三叔的最忠心手下既然让为结界一事只是意外。然后……谁能告诉我让突然出现的麒麟是怎么回事!吴邪的脑袋当时就涌出了一堆奇怪的想法:卧槽既然是活的,三叔你为了找办法也是满拼的,话说麒麟是神兽那算不算妖呢……
于是小三爷一下没忍住,抱起麒麟就蹭了蹭,卧槽虽然外面有墨得发亮的盔甲但是质感意外的不错。而且对于小三爷这个动作麒麟只是动了动,换了个舒服的位子缩在吴邪怀里,让吴邪不禁感慨果然是瑞兽这么好相处,当然当小吴发现自己果然太天真了那是后来的事了。
虽然潘子很不想打断这和谐的一幕,但是三爷吩咐的事一定得做好,于是潘子留下三爷的传声符就深藏功与名了。吴邪抱得美人啊不是麒麟归,一下子心情大好。虽然他对捉妖一窍不通,但是因为特殊的身份对结界十分拿手。他快速修了结界,然后抱着麒麟在古宅院子溜达了一圈,接着才回到书房用传声符听听自家三叔给自己留言。
“小邪,当你听到这段留言时想必已经看见了神兽麒麟了。现在情况比预想的还要糟糕,我决定让你主动出击成为捉妖师,有麒麟做你的守护灵我也比较放心。我现在查到一些眉目了,暂时不能回去,阁楼的钥匙在王盟那里,里面会有你需要的东西。另外麒麟现在力量不稳定,你可以输一些灵气给他。记得啊,小邪,比鬼神更可怕的是人心!”
留言到些结束,小三爷表示信息量太大。于是,三流捉妖师和守护灵麒麟的故事就此开始了……
tbc

论三流捉妖师的“日常”3

3
关于那件事和吴邪是脱不了关系的。这一点吴邪是清楚的,亦或者说是众人都知道的事实。但其实细节上都被吴老狗给封锁了。不过,在众人讨论此事时通常都有这几个词:满月,占卦,汪家,灵力,死亡。
这件时在当时被传得非常邪乎,什么怪诞的事情都被编出来了。
特别是关于灵力,对于捉妖师来说灵力是最为重要的了,你的灵力就是你能力的表现,而且人的灵力是不可改变的,普通人永远都无法成为捉妖师。顺便一提,妖是可以靠修练来增加自身灵力的,什么吸收天地精气,打坐啊,各种各样的方式。当然也有妖使用极端的方法来修练,比方说……吸收人的灵力。虽说一般人的灵力较少,但是如果人多的话那就不一定了,于是,捉妖师就诞生了,所以我们说的捉妖其实是捉这些伤天害理的妖。偶尔也会有捉妖师定下某种契约关系,所以说人妖不一定不合。
回到正题。关于这个汪家众人也是猜测纷纷,究竟它也是一个捉妖世家,还是一个妖族部落。人们无从得知。看来这一切的真相也只有当天在场的老九门知道了。
但吴邪这年似乎没什么特别的,日子一长,虽然这事轰动神秘,还带些诱惑,可是大家几乎都忘记了。
事情的转机是出现在最近几个月的。吴邪刚开始是感觉胸口闷,以为只是小病,但接下来的事却让他大吃一惊。他的胸口既然浮现了一个墨色的花纹。如果随便拉个捉妖师来看,肯定会得到对方的崇拜。那是灵力盛满的标志啊!是让众捉妖师梦寐以求的能力啊!
接着,吴邪三天两头就会遇见妖怪了。起初那些妖怪只是在远处观望,后来见小三爷手无缚鸡之力,便胆大起来,愈发的不可收拾。如果只是妖还好,如果引起什么具有不良心机的人就糟糕了。
不能连累不是捉妖师的吴一穷夫妇,吴二白出差未归,于是吴三省就出手揽下了这重活。他吴邪身体不适为借口,替吴邪在学校请了长假,把他关进封了结界的古宅里。
半个月前,他以寻求办法为由,自己一人出门,至今未归。
半个月了,吴邪待在古宅什么事也没发生,这天还是终于来了吗?
tbc

【瓶邪】论三流捉妖师的“日常”〔前方高能,慎入!架空,HE,中长篇不定未完〕

窝窝窝,第一次写文,乱七八糟不造是什么鬼QAQ
1
吴家其实在捉妖师家族也算小有名气的一个了,甚至在加入老九门后胜过了很多大家族,其中吴老狗的那个时代最为风光,吴家人至今提起那段历史也是扬眉吐气的。
至于为何吴老狗后来要退隐,对捉妖从此不在过问,其实原因大家都心知肚明。一提到这个,人们总是会下意识的压低声音,似乎在说什么天大的秘密,眼中闪烁出不明的感情,是婉惜,是贪婪,还是辛灾乐祸?谁知道呢……
2
在一间书房里,一位身穿白衣的男子正坐在书桌前,他拿着狼亳毛笔正对着一本已经旧得泛黄的线装书抄写着书上的内容。不错,这一手内行一看便赞叹不己的瘦金体正是出自吴家小三爷——吴邪之手。吴邪看了看自己的作品,满意地点了点头。虽说自家爷爷从不让自己去学除妖的法术,但是把祖上以前闲着慌写的捉妖心得拿来当字帖还是没什么大不了的。他放下毛笔,拿起桌上的铁观音静静品尝起来。一缕阳光透过木雕的窗户照射在吴邪身上,使他染上一种朦胧的虚幻,特别是他身处吴家流传下来的古宅,既让人恍惚有种穿越到古代的感觉。
很遗憾的是这美得像画一样的场景很快被一个从吴家宅院弹到吴邪书房的小球给破坏了。“嘤嘤嘤,老板不好了!”吴邪放下手中的茶杯,努力克制住自己第n次想扣王盟薪水的冲动,这个月王盟工资已经被扣得没得扣了。
王盟,你不能让小爷我偶尔装文艺,安静地做个美男子吗?
吴邪皱了皱眉头,终于看到自家伙计从一只麻雀变成了人形。王盟是只麻雀精,因为受恩于吴家才成了小三爷的伙计。“怎么了,出什么大事了?”王盟听见吴邪的话才终于回过神来。“不好了老板,三爷的结界被人给破了。”终于来了吗?吴邪又拿起桌上的茶,“对方有多少人或者……妖?”“老板对方只有一个,不知是人是妖。”
“噗”吴邪被茶呛到了。“一个……怎么可能……三叔……结界……”吴邪不敢相信,因为狗五爷退出江湖,自己的父亲吴一穷已经彻底没去学那些东西,自己的二叔吴二白也是外于捉妖师和商人之间,但是自己的三叔吴三省不一样,三叔他从小不听狗五爷的话,被着他去学了捉妖,而且还混了个不小的名声,被人尊称“三爷”,如果不是什么大人物还真不能解开吴三省的结界。
“老板,怎么办?”吴邪低下头,微微思索了一下,“走吧,王盟,下去会会客人。”“可是老板,他可能是因为那件事……”王盟担心自家老板出事。“放心,正因为是这样,他才不会轻易取走我的命。”吴邪从书桌前站了起来,拉着王盟往外走。
到底会是谁?吴邪觉得头有点疼,如果是妖不知道吴家捉妖师的血有没有用?恍惚间吴邪似乎看见某网游中的某放血职业,嘴角抽了抽,算了,顺其自然好了。
tbc
第一次写文感觉自己好秀逗哦!这写的什么鬼啊!算了,顺其自然好了〒_〒
并不是真的日常QAQ

一个初三狗的独白

吴邪生日快乐!虽然我不会撸图不会撸文,但是我是真心祝你生日快乐哟
初三狗表示中考完一定去围观你带看门张大爷回家2333333
恭喜吴老板38岁了,但是你在我们心中依旧天真无邪XDDDD

是冰淇淋还是火锅?

是冰淇淋火锅!


一大家下馆子吃火锅

某人不敢吃牛羊肉

So才用鸳鸯锅

汤底都是大骨汤